40年的守望!黃大樹讓古建筑的一磚一瓦重現往日光華

發布時間:2019-12-13 09:33:48 來源: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金晨 市委報道組 陳耿 洪潔

  皮膚黝黑,普通話中夾雜著方言,第一眼見到黃大樹時很難將他與眾多的頭銜聯系在一起:中國建筑學會史學分會理事及學術委員、中國文物學會專家組專家、省古跡遺址保護協會常務理事……

  但一談起古建筑,他粗糙的臉上立馬泛起了光彩。

  “讓古建筑文化代代相傳,是我的理想!40年前的黃大樹,還是一名泥瓦匠,但如今說這話,他有足夠的底氣。寧波天童寺、蘇州靈巖塔、馬來西亞檳城張弼士府邸……黃大樹的足跡遍及祖國大江南北、世界各地,已主持修復了400多座古建筑。

  偷師學藝

  1948年,黃大樹出生在臨海匯溪鎮浚頭村一個普通農家。初中畢業后,他拜師學藝,成為了一名泥瓦匠,為鄉親們造房子、砌鍋爐,補貼家用。

  1978年,寧波籌劃修繕天童寺,要從浙江各地挑選工人。黃大樹偶然聽說這一消息,次日一早,他只身一人前往寧波,輾轉近10個小時,直奔天童寺。

  “你會蓋筒瓦、做棟脊嗎?”“不會!薄澳銜窳寒嫍潌?”“不會!薄澳銜薅饭、戧角嗎?”“不會!

  一連串的古建筑專業術語,把黃大樹給問懵了。吃了閉門羹,他想,既然大老遠來了,就好好參觀一下!皼]想到,這個寺廟比我們村還要大!”里里外外繞了一圈,黃大樹發現,寺廟的圍墻破爛不堪!靶迚ξ以谛!”他再一次敲開修復辦公室的大門,毛遂自薦,終于談成了。

  隨后,他帶領同村18名泥瓦匠,在天童寺砌磚、疊石。誰知,當圍墻砌到頂部時,難題便冒了出來,圍墻上部要做挑線、堆塑、蓋筒瓦等,這群門外漢不知所措。

  “不懂技術就去‘偷師’!”每天中午是施工隊休息時間,趁著空隙,黃大樹偷偷爬上正在修繕的天王殿屋頂,對著成品仔細琢磨,將瓦片等構件逐一拆解,又用蜊灰重新砌回原處。第二天,眼看著大殿屋頂被自己“動過手腳”的那一處并沒有被推倒重來,他舒了一口氣。晚上,他將“偷師”學來的技術在工棚里反復練習,歷經半個多月鉆研,終于解決了技術難題。

  對于僅壘過石頭、砌過墻的黃大樹來說,從此要與雕梁畫棟、重檐疊閣、羅漢佛像打交道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但他的鉆研精神打動了技術工程師陸美玉!八_始向我傳授技術,還把《營造則例》借給我看,我才明白,古建筑修復既是一門科學,又是一門藝術!秉S大樹說。

  古建筑書籍為黃大樹打開了新世界。每逢周日停工,他便坐著公交車去書店泡上一天,翻閱著《梁思成文集》《中國古代建筑史》等書籍,爭分奪秒,刻苦學習。一不留神就錯過最后一班回程公交車,只能徒步3小時走回去。

  巧解難題

  歷時兩年,天童寺修復工程竣工。初嘗甜頭的黃大樹順勢組建了臨海古建筑修建工程隊,承擔了阿育王寺下塔(西塔)、湖州飛英塔的修復工程。

  湖州飛英塔以“塔里藏塔”聞名,堪稱我國最復雜的高塔之一。黃大樹接到該塔的修復重任后,按照比例制作放大樣,反復試驗,創造性地提出壓力注漿法、角梁預應法、磚壁挖補法、檐口借調法等修復方法,榫卯的精密度連“千分墊”都插不進去。

  工程竣工后,古建筑專家祁英濤等通過實地驗收,一致認為:修復后的飛英塔保持了宋代古塔風格,渾然天成,是國內不可多得的杰作。

  古建筑修繕要求嚴格把握“修舊如舊,恢復原狀”的原則,黃大樹不厭其煩地對每一塊磚、每一根舊木的位置一一編號,然后再按原樣砌回。有時為了找到最原始的造型,他常常要翻山越嶺,尋訪各類古塔古寺。

  修舊如舊,一絲不茍。在黃大樹修復過的古建筑中,有的被申報為世界遺產,有的被批準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紹興倉橋直街、湖州南潯百間樓歷史街區、清華大學“工字廳”等修復工程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獎。而修復后的尼泊爾中華寺,經受住了8.1級大地震的考驗。

  因此,他被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、中國建筑文化研究會聯合授予“國家傳統建筑文化保護功勛人物”稱號。

  薪火相傳

  上世紀80年代,浚頭村許多農民,跟著黃大樹走出山村,去外地修繕古建筑,用賺到的錢,蓋起了3層小樓,告別了艱苦生活。

  改變的是生活條件,不變的是踏踏實實做工程的本分。當時,去外地修古建筑,材料都是當地提供的,由于磚塊在運輸過程中經常發生斷裂,砌斷磚加大了工人們的工作量,許多人將之棄為廢料!捌鲆粔K斷磚,獎勵一根棒冰。是我師傅黃大樹早在修復天童寺時就定下的規矩,他說哪怕大家辛苦一點,也要把斷磚充分利用掉!贝迕顸S秀米說,直到現在,大家都保持著節約原料的傳統。

  憑借著初心與堅守,這支靠泥鏟、瓦刀闖寧波的工程隊,成長為集勘察、設計、施工于一體的國家一級古建筑企業——臨海市古建筑工程公司,有員工2000多名,大多都是匯溪鎮人,其中有30余名高級古建筑營造師、100余名建筑工程師。

  農民出身的黃大樹有很深的鄉土情結,時刻不忘反哺家鄉。他帶頭出資,將“晴天一身灰、雨天兩腳泥”的村道修成平坦的水泥路;帶領村民修復了五浚溪壩,引溪水進村;還助建浚頭小學新校舍,修起村文化禮堂、牌樓等10余處建筑。

  望著日益美麗的家鄉,黃大樹又有了新的思考:古建筑行業市場大、收入不低,卻鮮有年輕人的身影!肮2000多名員工,大多為50后、60后,90后占比不到5%。古建筑修復技藝后繼乏人,面臨失傳!”

  2018年,黃大樹舉辦的古建講堂第一課在匯溪鎮開講,他希望通過學堂授課,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其中。未曾想到,這一嘗試竟吸引了上海、杭州的許多古建筑愛好者前來!敖衲,我們把古建講堂從匯溪鎮轉到臨海市區,方便更多人來此交流、溝通!秉S大樹說。

  一些年輕人的選擇,正在給黃大樹信心。2016年,大學畢業的黃鄭強,沒有像大多數同班同學那樣,在辦公室里做設計,而是毫不猶豫地加入古建筑工匠隊伍。目前,他正在溫嶺修復觀音寺!肮沤ㄖN含著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的歷史文化,我們年輕人也要傳承好這一棒!彼麖目磮D紙開始,歷經3年多的訓練,掌握了砌磚、疊石等手藝,正成長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“新工匠”。

標簽:古建筑 修復編輯:毛寧
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-999导航-七妹正品蓝导航